相关文章

《芈月传》将赴美播出 郑晓龙:汉译英难解决-北京翻译公司

来源网址:

北京晚报4月6日报道 曾经,在网上刷海外剧的国内剧迷对国产剧不屑一顾;如今,内地制作精良的电视剧不仅实现了让本土剧迷回归,还走出了国门,以文化输出的方式对全世界的剧迷展开影响。在这其中,去年热播的《芈月传》首当其冲,4月4日起,该剧登陆台湾,而《纸牌屋》的后台推手Netflix目前也在与郑晓龙商谈《芈月传》海外播出的相关事宜。在导演郑晓龙眼中,制作精良的电视剧,传递的是一种文化符号,虽然电视剧在语言翻译上会丧失掉一些“神韵”,但一部展现的人性光辉的电视剧,在全世界范围内得到的认同应该是一致的。

台湾偶像剧没落是必然的

《芈月传》走上台湾荧屏,郑晓龙充满期待。虽然该剧在国内播出时毁誉参半,但在郑晓龙眼中,《芈月传》所传达的家国情怀将会是打开台湾观众心扉的一把钥匙。

郑晓龙拿此前的《甄嬛传》举例说,台湾观众的评价和大陆观众对电视剧好看与否的评价标准很不一样,比如说陈建斌演的皇上,在大陆被很多人不看好,认为他“颜值”不高;但是在台湾,观众对陈建斌表演给予了非常充分的肯定,认为他的表演像一个真正的皇帝。

又比如,大陆很多人把《甄嬛传》看作是一个职场宝典,这是从实用的角度出发,但是台湾观众认为《甄嬛传》是写爱而不成产生的悲剧,是一个对封建社会婚姻制度的批判。

如今大陆电视剧的热播反衬出当年风靡一时的台湾偶像剧的没落。对此郑晓龙表示,台湾的偶像剧没落是一个必然的情况,因为这类电视剧的创作大量来自于日本动漫,而不是来自本土人们的生活和本心,随着观众接触的代表不同地区不同文化的电视剧越来越多,将这种日本原创题材又炒了一遍的回锅肉,必将因为不接地气不走心而流失掉市场。

《芈月传》赴美汉译英难解决

郑晓龙透露,《芈月传》也有赴美的计划,早先美国想跟国内同步播出,但由于时间问题未能实现。目前,美国名声最响的在线影片租赁提供商Netflix正在与他接触。但是合作的具体形式还没有确定,郑晓龙希望原版播,但对于美方来讲,《芈月传》故事显得太长。

郑晓龙还曾经考虑过,在电视剧总长度不变的情况下,将每一集的长度剪成跟美国一样,把国内45分钟的剧剪成美国60分钟的播出长度,然后按美剧的方式重新剪接,重新配音乐做字幕。但这中间涉及很繁琐的工作,比如目前电视剧输出的先例还不算普及,在国内能把海外影视剧很好地翻译成中文的人很多,但汉译英的人才非常少,一些神韵和精髓的东西会在翻译中流失。对于合作的最终情况,郑晓龙表示确定后会透露确切消息。

而谈到与曾经推出《纸牌屋》而在业内声名鹊起的Netflix合作,郑晓龙表示,除了商谈《芈月传》,双方还在合作中美合拍的电视剧《三色镯》,这部电视剧是一个可以整合全球市场的项目,剧本由王小平亲自操刀,制作过程中需要一些美国高科技的方式,同时电视剧面向东西方两大市场。

好品质才有好身价

对于国产电视剧走向海外这种国剧出洋的现象,郑晓龙表示,以前国剧“出洋”基本上是被引进到东南亚,或者中东、非洲等第三世界国家,真正进入西方主流社会的国剧很少,产生影响的更加凤毛麟角。

不少影视作品,以白菜价输出西方,却无法得到当地观众和舆论的重视。郑晓龙认为,提高我们自身文化输出作用,是改变这种情况的一个主观要素,我们自身首先要强调作品的商业价值,当一部作品存在市场需求并且获得认可的时候,就不会出现白菜价的情况。

他举例说,《芈月传》在台湾的价格大大高于《甄嬛传》,因为《甄嬛传》输出的时候市场还不存在,但当年的《甄嬛传》在台湾播的时候超过了任何一部韩剧,所以《芈月传》再到台湾播,已经具备了先期的市场口碑,获得高价认购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马上要拍

《北京人和纽约客》

目前国内现实题材的影视剧越来越少,郑晓龙认为,这与国内电视剧市场刚刚兴起时的情况大相径庭:比如曾经缔造收视神话的电视剧《渴望》,郑晓龙说当时四个主创一块搞策划,最后由编剧李晓明写剧本;比如前几年的年度大戏《金婚》,创作灵感就来自于他本人去父母家给老两口劝架后,在回家的路上想到以一年讲婚姻当中一个侧面,就这样拍了50集。

郑晓龙接下来要拍摄的《北京人和纽约客》,就将视角瞄准了当下国人在国外的境遇和生活的变迁。这是一部与1994年电视剧《北京人在纽约》人物重合的续篇,谈到这部剧的创作初衷,郑晓龙表示,选择与当年《北京人在纽约》同样的题材,并不是为了去制造什么轰动效应或者想超越当年的作品,而是希望将海外中国人的状况变化通过时代的发展体现出来。比如20多年前,那个时代出国是非常疯狂的一件事,大家为了出国拼命,全民出国潮应运而生,而在出国后,经历比较之后,由于落差产生的爱国主义情绪在国外非常热烈。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人们心态开始变得平和,观察美国的视角也从以前的仰视变成了平视,对很多问题看得更清楚和客观。

在创作这部《北京人和纽约客》的时候,郑晓龙已经做好人们会将这部戏与《北京人在纽约》作比较的准备——就好像《芈月传》总是被提到要超越《甄嬛传》一样,郑晓龙说,自己在创作的时候,从来不考虑超越,因为有很多当时的客观环境是无法去复制和推倒重来的。在创作上,他只是对这个时代的变化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和想法,他希望把自己的感受与体会通过电视剧表达出来。

本报记者 邱伟